网投007933.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三元里火车站

您现在的位置 : 伙伴招募

伙伴招募

撒币成兵:直播平台的“复活券”?_凤凰资讯

原标题:撒币成兵

如果不是王思聪,人们可能很难看到几个互联网大佬互相争夺“大撒币”这种头衔,虽有调侃之意,但也不掩其中的火药味,火药味来自于直播竞答给直播行业带来的“复活机会”。

【AI财经社原创】

文| 刘丹如

“我们是平安夜上线的。”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对AI财经社强调,他的意思是映客旗下的芝士超人并不是跟风冲顶大会。

谁也想不到,2018年的第一个风口就诞生在知识问答这个产品上。奉佑生告诉AI财经社,无论是映客的芝士超人还是冲顶大会,模式都是在学美国的知识竞答应用HQ。HQ是一款2017年8月在国外上线的直播竞答应用,上线4个月就冲上了游戏类APP排行榜上排名第七,拿下了2018年iPhone最佳应用的称号,几乎是那边刚一拿奖,中国的平台们就将这款应用搬回了国内。

短短十几天内,众多竞品火热上线,但直播答题这个风口无疑是由王思聪最先引爆。1月3日,三十岁生日这天,王思聪发了两条微博。一条给“李小璐出轨PG one”的八卦添了把柴,使得这桩绯闻坐稳了2018年开年八卦的宝座。另一条他发了个广告,链接里是一个上线不到十天的直播竞答APP“冲顶大会”。

王思聪为“冲顶大会”站台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直播竞答”的旋风就一路席卷映客、西瓜视频、花椒、YY等多个直播、短视频平台。

意气风发的王思聪1月8日晚上又发出一条朋友圈:2018年的第一周,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撒币,奉佑生撒币。这条朋友圈发出后,周鸿?、奉佑生纷纷在朋友圈隔空回应。奉佑生特意强调了芝士超人推出的时间是2017年的平安夜,早于王思聪为“冲顶大会”站台的时间。与此同时,他还表示未来映客会在“芝士超人”上投入十亿元。花椒直播也并不示弱,为了先发制人的冲顶大会和映客、花椒一下把筹码加到了单场两百万。与此同时,周鸿?还在朋友圈提出了三个疑问,谁是真撒币?谁是大撒币?谁会一直撒币下去?

如果不是王思聪,人们可能很难看到几个互联网大佬互相争夺“大撒币”这种头衔,虽有调侃之意,但也不掩其中的火药味,火药味来自于直播竞答给直播行业带来的“复活机会”。

王思聪成为了这类APP的引爆点,但他在泛娱乐领域的野心远不止如此。

网红小王的又一个风口

这个生日王公子想必过得十分得意。此前将近半年,他在微博上都显得十分沉寂,在他沉寂的这段时间里,许多负面的猜测围绕着王思聪及其家人展开,这些猜测甚至激怒了王健林做出了回应,但于事无补。王思聪生日的第二天,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惠誉将大连万达的评级下调至垃圾级,称该公司无法及时通过海外融资渠道提高流动性。

王思聪却始终沉默。如今再回人们的视野,不过一条不到200字的微博就却带来了一个新风口。

他甚至精心设计了冲顶大会那条微博。一个有趣的假设是,如果王思聪不先发一条与“李小璐和PGone”相关的八卦博,第二条为“冲顶大会”宣传的微博是否还能有如今造成的影响力,很难统计有多少吃瓜群众是去围观王思聪再现八卦前线的盛景而无意中下载了“冲顶大会”。

王思聪一向擅长利用自己的资源,“人长得好看就应该去拍戏、有才华就应该去写书,有钱就应该让钱发挥作用,非要用劣势去和别人竞争,有劲吗?”

王思聪说他的优势就在于有钱。尽管万达困境未过,但他自己的投资机构普思资本和直播平台熊猫TV眼下都不缺钱。

直播问答仍然火热,势必成为各大直播、短视频平台必备。一家慢了半拍的直播平台,1月8日晚间给AI财经社发来了一测试版APP截图,“十秒抢百万现金”,据说一两天内就会上线。

在测试了几种撒钱直播后,我相信这种产品会很快演变为烧钱大战。用户都是为了奖金而来,谈不上什么忠诚度。这和之前靠主播带流量的直播完全不同,估计大多数用户甚至都没看清主播的长相,在主播串场时不停催促下一题。

这让门槛迅速提高,单场奖金已经从最初的1万飙升至200万,每日总奖金数额也连破记录,周鸿?宣布百万赢家将把场次增加至七场,投放奖金提高至530万。据说这个数字可能很快就刷新为千万。简单算个账,一天100万,一年的投入是3.65亿了;一天500万,一年的投入就接近20亿。没入场的小玩家可以不用考虑了。

这不是王思聪带来的第一个风口,除了外界熟悉的电竞,在直播这个领域他也是先行者。2015年9月,王思聪宣布投资台湾直播APP 17,当时王思聪身上担着“娱乐圈纪检委”的称号在微博风头正盛。他投资17的消息一经传开,就给这个从前名不见经传的直播平台带来了巨大的流量,但不到一个月17就因涉黄惨遭下架。

17的夭折没有阻止直播风口的到来。早已上线的映客、花椒趁此机会一拥而上瓜分了17带来的热度与流量,也拉开了整个直播风口的帷幕。此后的资本涌入、平台之间不断加码烧钱竞争的故事与如今“直播竞答”掀起的风口场景并无太大差异,甚至连玩家阵容都没有太大改变。

正因如此,王思聪一向对自己发掘风口的能力颇为自信,在为分答站台的期间,他就说过:“我过不会追求热点,因为很多热点都是我最先创造或发现的,比如直播。”

直播的复活券

过去一年,王思聪很少在娱乐圈里指手画脚,现今和他互动更多的是周鸿?、朱啸虎这样的互联网和资本大佬。王思聪越来越摆脱了网红标签,转型为投资人。

但实际上,根据公开资料,冲顶大会和王思聪并没有直接联系。投冲顶大会的运营公司爱声声,目前两个股东是创始人陈烨和九合创投的创始人王啸,并没有王思聪和他的普思资本。而2012年真格基金在天使轮投了爱声声,已于去年年底退出,虽然工商资料还没有变更,但接盘人是谁不难想象。

直播一直是王思聪十分看好的方向。在17直播兵败后,2015年9月,王思聪成立熊猫TV并亲自出任CEO。很少在微博宣传自己公司的他多次用自己的影响力为熊猫TV导流,并利用自己的“”富二代”形象包装制造了多起为主播刷火箭重金挖主播的新闻,使得熊猫TV在晚于大多数游戏直播平台入场的情况下后发制人,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进入了游戏直播平台的前三。

但熊猫TV却没能打赢上一轮的直播大战。2016年7月,在秀场直播已经初现颓势的情况下。熊猫直播花了一个亿直播综艺《HELLO,女神》,王思聪亲自担纲制片人,跑遍全国各大城市选美。尽管这档节目的效果最终只是平平,但此后王思聪又搞出了个人脱口秀综艺《小葱秀》助阵熊猫TV在直播综艺的试水,市场反馈更为平淡。这让熊猫直播一直处于一线之外的尴尬处境。

根据近期艾媒发布的移动直播Q3季度行业报告显示,花椒、映客这两个老对手如今依旧盘踞在移动直播排行榜的前二名,熊猫直播排在第五名。

如今排名前十的直播平台,已经有映客、花椒、KK、YY四家推出了在线问答。但形式分为两种,奉佑生和王思聪一样,选择了独立APP,其他人大多选择在平台内增加新产品。

直播问答的拉新效果非常明显,而且在线上流量越来越贵的背景下成本不算高。一场百万奖金的直播,如果能吸引几十万参与者,人均成本只有几块钱。实际上,一直以来直播平台尤其是独立直播平台最难解决的问题莫过于流量入口,为此游戏直播会花高价购进电竞赛事和头部主播,映客花椒等直播平台则会在渠道引流上付出巨大的代价。从2015年至今,不论是映客花椒还是熊猫斗鱼,这些直播平台始终没有找到秀场和游戏之外的新模式。

除了熊猫直播,各家直播平台在直播综艺等内容上试水的效果也都并不显著。秀场直播更是难以阻止主流人群对于直播新鲜感的逐渐降低,整个2017年头部的直播平台几乎全部面临了流量下滑的危机。

直播竞答的出现成为了这些平台的“复活券”,毕竟此次风口远在大洋彼岸的始作俑者HQ Trivia的创始人曾经也是短视频平台vine的创始人。

同一个互联网世界,同一个流量难题,如何获取流量,留住用户成为平台们在砸钱上马后需要立即面对的问题。

对于国内的短视频直播平台而言,直播竞答对于获得新流量的帮助显而易见。根据ASO100的安卓数据,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推出了问答的西瓜视频、映客下载量急速上升,而冲顶大会则单天就从0上升到16万的下载,最新的消息是一直播等平台也将加入百万问答的战局抢夺这波流量。

上一次看到直播行业的大佬们争相撒钱还是在直播风口刚刚起风时,各家平台通过烧钱的形式争夺主播和宣传资源。两年后重燃战火,各家平台不过是开启了新一轮流量的争夺?

奉佑生并不这么认为。他对AI财经社表示,直播竞答已经成为一个新风口,这个风口对于互动综艺来说是一个新的机会,而映客愿意在这个机会上投入十亿元。

陈烨也没有将冲顶大会的未来简单的定义为兑现流量,他同样认为问答的未来是综艺。他对媒体称,在冲顶大会的团队中,不少成员有制作电视综艺和网络综艺的经验,并把把冲顶大会的产品设计总结为“电视台的未来形态”。

这其实是平台的抢答题

未来的电视台,正是王思聪对直播前景的看法,这也是他提前在泛娱乐领域布局的目的。除了游戏直播,熊猫直播一直试图在直播平台上制作出精品化的PGC内容。熊猫直播的COO张菊元说,“校长(指王思聪)希望在泛娱乐做出一个更大的闭环,而不是只依靠一件事情。”

按王思聪的设想,他所投资的电竞、体育、音乐、艺人经纪等等,都可以输送内容给熊猫TV,为这个电视台导流,而主播们则将获得后的流向进行变现,在他的布局里完成内容、平台、变现的闭环。

正因此为如此,近两年在减少掺和娱乐圈的同时,王思聪和他背后的普思资本的身影在不少风口到来前都有出现。曾经引起“知识变现”狂潮的分答、引起吐槽类脱口秀兴旺的《吐槽大会》、引发新一代网吧升级的网鱼网咖……

由于整个直播行业的势微,王思聪的布局直到现在还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影响力。但历经近八年的布局,他上游有以电竞、二次元、体育等构成的互动内容,下游有熊猫直播进行输出和变现,线下的入口也有网鱼网咖这样的新型流量场景。

市场和资本对于王思聪的青睐也逐渐显现出来。2017年5月,熊猫直播获得了十亿融资,逼得背靠腾讯有领先优势的斗鱼也不得不加快扩张步伐。当然,这些直播行业内的竞争,排第一或者第二并不能改变目前大多数直播平台遇到的困境。

直播问答也许是一次机会。即时场景+在线优质流量+高度注意力集中,这三点一直是此前直播平台认为的直播内容优势,但秀场和此前的直播综艺都无法承载这些要求,直播问答却可以,对于普通用户而言,用十分钟完成一场问答就能获得平分数百万奖金的机会,这是只在电影和电视综艺里出现过的场景,而现在却是人人可得。不难预测接下来加入这场大战的平台会越来越多,全民答题的热潮在短时间内也不会散去。

从2015年至今,移动直播终于在秀场人群之外挖掘更大人群,进行新一轮的增长与探索。在一个轮回之后,王思聪又一次在整个直播行业里扮演着了引领风潮的角色。接下来,就是如何验证他对未来娱乐形态的判断:兴趣与互动最终将影响整个泛娱乐产业。

与为了分百万现金要在120秒内解出12道题的吃瓜群众们一样,这是一道平台间的抢答题。但这次是奉佑生率先交卷。1月9日上午,映客员工纷纷在朋友圈晒图,宣布与趣店达成合作,趣店以一亿元成为映客直播问答的首位广告主。

刘丹如

AI财经社文创报道记者


下一篇:没有了